2006年10月10日 星期二

控制他人的事,就是政治

前天,看了探索頻道的紐倫堡大審:赫曼戈林,吸收、消化、批判後,在我腦海中,完成了一塊拼圖。

對納粹黨的了解,大家一般的刻板印象而言,大致上根據看到的不同面像,可以粗糙
二分的方式,簡單的把納粹黨劃分成邪惡暴力的政黨、或是視為光榮志願遠大的政黨。在看過了希特勒我的奮鬥(部份)、還有德國人自己反面觀點的「一個德國人的故事」(賽巴斯提安.哈夫納著),再看這節目,剝開日後道德家與納粹愛好者給之羅織的各種外衣迷障後,納粹的各種再惡劣、再美好的作為,背後都有再合理不過的政治目的。

納粹黨這個翻譯是音譯,意譯的話是國社黨(全名:國家社會主義德意志勞工黨)。本身提倡的是一種社會主義,這點與共產黨其實有很多雷同之處,例如說這兩個黨,在各級的學校教育中都會安排一定的思想教育,都有集中式的少年團、青年團等等的訓練,在學童時期,就培養學童對黨的效忠、對國家的忠貞。看到前述的這個discovery電視節目,國際法庭的檢查官在審問戈林有關猶太人的問題(他是猶太人問題解決的重要推動人),戈林很乾脆的回答到:「誰是猶太人,是他來判定的。」我想這個回答非常的有意思。一般人想到猶太人,都會想到一個受苦受難千年之久的民族,但很少人有想過,那現代的猶太人是單一民族嗎?我想這個答案是否定的。看看以色列人就可以知道了,除了有標準閃族面孔的人以外,金髮碧眼歐州系的也不在少數。其實猶太教跟猶太種族不能相提並論,猶太人千年前是被迫離開了原居地,但是猶太教在傳播上,其實是跟各基督教成一種競爭關係,也就是說,其實有是有異族信奉了猶太教,但這些猶太教信徒,在歐洲是比較受其他的教徒敵視的。

說回戈林,其實他的話是很明顯的,只要是他想打擊的人,罪名都是可以製造的,只要先把一個事物污名化,那跟這事物扯上關係的相關人等,都是可以被羅織的,所以那時猶太人被欺負時,沒有人敢為所謂的猶太人打抱不平,也就很可以理解了。那為什麼這些被界定成猶太人(偏偏當時德國境內的所謂「猶太人」,還是所有猶太人中,最強調在地化,為國效忠的)的要被打擊呢?很明顯的這些人,很大的比例,是工商業的重要實業家、資本家,德國不計一切代價的重整軍備,資本、錢要從哪裡來?國社黨的作法就是找個自以為合理的藉口,去掠奪這些人的財產,變成國家的財源。這就是德國之所以能站的起來的憑藉。後來的征戰模式更延續這種思維,掠奪完自己人的,再來就是發展成更宏大的千年帝國的理想,使征服他國掠奪其人民合理化。

說到這裡,如果我把歷史轉到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好像有種很雷同的味道,一個人只要對一個人不滿,找到一些所謂的證據,加上一個很能自圓其說的詮釋,就可以把對方安上個右派(當然原來不一定是真的右派)的帽子,加以批鬥,更早期對地主、真正右派資本家的鬥爭更不用說了。
看來「劫富濟國」是個通則,只是不同極權國家發明了不同的名目去迫害人民就是了(消滅猶太人、反右鬥爭)。
總歸這些都有一樣的特徵,那就是用偏狹、強烈自私的方式,以理性或非理性的方式,控制別人,控制不了就消滅對方,使人民價值觀一體化,成為容易統治的順民,其實「政」這個字本來的字義,本就很傳神,根據「漢字的故事」(林西莉教授著)一書,以金文、甲骨文考古所研究出來的,「政」最原始的原意可以解釋成:「右手持武器推行被認定是正確的事」,說來說去,政治其實都很骯髒。

看完德國、共產黨、還有漢字的研究,說回來看眼前台灣的現象,我想,不管什麼政治顏色,看來看去,都是要把人民變成可以操控的棋子,以壯大自己的勢力。我想我們自己這區區小民眼睛千萬要睜大,不要被政客們限制在劃定的二分法擂台上互鬥、互咬。

爽到的,絕對不會是檯面上打的遍體鱗傷的拳手。

3 則留言:

華德禹 提到...

魔法師兄,只要明白利益才是政治家永恆的朋友,就不難明白為何政治這東西是那麼骯髒的。

香港的特首一直只顧搞公關,實際事又做不出來,偏偏民望又居高不下。上星期香港一個叫「新聞透視」的節目,訪問市民時受訪者都贊成曾特首,但又說不出他有什麼功績。這種只懂搞公關的特首很明顯認為得民望才是他的利益,所以一直只在搞公關。

可惜的是,不少香港人陷入了「建華八年」的恐慌,以為董去曾上就有好光景。不過這方面,曾的「無為而治」和董建華的「假大空」其實半斤八兩,差别只在董不搞公關而曾大搞而已。

當然也有人看穿這種技倆,剛去世的鄔維庸就看得出。他認為董是好人,所以即使他民望低落也極力護董。但曾一上場後,他就從未護過曾,可見他縱然在市民心中神憎鬼厭,他畢竟還是個喜惡分明的人。

我認為,這種技倆玩不了多久。當有一天人民拆穿他的面具時,就是他得到教訓的時候。

曾的例子在台灣的阿扁也適用,他只顧搞統獨話題而忽略民生。差明只在於台灣人醒覺了,而香港人還在迷失而已。

P.S.:你也開始講政治了......
P.S.2:我的文章上了都市日報啊,雖然有一點修改,但大方向沒改,希望有人看得明^^"|

魔法設計師 提到...

你的文章上了報啦,恭喜阿,有沒有網頁連結可以鑑賞一下?^^

我不喜歡講政治,這篇其實我不算是講政治,主要是覺得人民自己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才不會被政客用看似反面或是正面的操控而被掌握。

華德禹 提到...

1.文章的連結:倒扁還是反貪腐?

2.政客最大的利益是民意,所以成功煽動民眾就是獲得最大利益。當市民的一搞不清就栽了下去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