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15日 星期四

可怕的電視老年人、電視中年人

這年頭,我發現除了電視兒童以外,更可怕的是有「電視老年人」或者說「電視中年人」,我覺得電視老年或電視中年比電視兒童更可怕,因為電視兒童頂多度數變深、吵著大人要買廣告中提到的玩具等等,但是電視老年人、電視中年人是有投票權甚至有錢的公民,當他們常年把看新聞當作娛樂節目欣賞,「終日欣賞」,久而久之,盡信今日特定電視台偏頗的訊息,變成麻木不仁、再也無同理心的人,那非常的可怕。


話要說到昨天我跟我媽的一場小爭執....那時家母突然講到苗栗大埔事件,直接先講了結論:苗栗縣大埔那個抗爭,那個科學園區是「阿扁當總統的時代」通過的阿(所以千錯萬錯就是顏色問題?),連我弟這個對大埔事件一知半解的人也跟家母同一個鼻子出氣,開玩笑,我關注大埔、後龍的事件已經半個月了,就根他們討論起來,然後我發現,我媽跟我弟的觀點竟然都是一面倒向那些農民覺得縣府給的錢太少@_@還說是老家也在苗栗的姨丈講得。

我很遺憾,我媽也是台中縣某處的地主,但這事討論起來...好像都是那些農民該死,言談中,我發現家母沒有同理心,甚至說:「我以前也被徵收過阿」,「徵收就是這樣阿」、「徵收就是不合理阿,不合理就是要接受阿」,一副我痛過,你也要跟著痛不然不合群的過來人老鳥思維,我弟還會幫腔「那些農民不合群,要做釘子戶」(天阿!!大陸用語耶,我弟被對岸滲透啦?)但我很清楚一個很大的差別,我媽或者我姨丈,
都不是「職業自耕農」

,他們哪能理解自耕農莫名其妙失去祖傳良田內心的痛?

不合理的事情就是不合理,我發現我媽一類的退休中老年人,已經被電視新聞台教育成很可怕沒有同理心、喪失道德良知的人,新聞就像是娛樂,我很認真的在講,我媽卻嘻嘻哈哈,而我弟有一副自以為厲害的嘴炮,只會業務氣質的那種硬凹,都沒有那種關心他人苦難的心理,媽的,般若心經抄寫了幾百遍,貼了滿牆壁,不要說觀自在了,觀世音都做不到,抄都白抄了。

我覺得這就像溫水煮青蛙,大埔、後龍還有我媽、我姨丈,剛好都是藍營鐵票區的,搞不好,大埔、後龍現在在抗爭的那些農民,當初就跟我媽、姨丈一樣?唉,我高度建議苗栗縣政府也可以在公館開個科學園區、台中縣政府可以在沙鹿鎮靠梧棲那邊開科學園區,不要1/100,1/1000公告地價收購來報答他們的選民就夠了,這樣會增加數千工(ㄙㄠˇ)作(ㄉㄧˋ)機會,如果真的發生這事,我媽這麼喜歡做順民、電視老年人,最好就不要去綁白布條抗爭。

4 則留言:

Ellery Cheng 提到...

我的意見不太一樣, 您看看就好莫在意: 其實當地有98%的地主已同意徵收. 而行政程序也都合理. 但是只能說劉政鴻操之過急, 太早讓挖土機進去稻田, 結果這畫面一po在網路, 不了解實情的人就覺得很震憾. 若苗栗縣政府等當地的稻田收割完(這一兩週陸續收割)再進去整地, 畫面絕對不會這樣震憾, 也不會鬧到這樣大. 這樣的題材想當然爾又成為年底五都的題材. 而拖太久, 那98%的地主就沒辦法在年底前獲得抵價地分配, 反而又另一批農民權益受害.

魔法設計師 提到...

不過我覺得不是這樣。對這新聞有追長期的話,會知道,即使是那98%,也會發現地主是對徵收「投降」,不是同意徵收,98%是投降率,,不是同意率。

因為苗栗縣縣政徵收前公聽會(包含後龍的徵收)等等都是非常粗糙,甚至沒有有效通知到地主來,而且公聽會一點也不公聽,球員跟裁判都是政府的人,那有甚麼溝通的作用?直到有一天來雙掛號信:「你們的地政府要了,某月某日之前,要不交出土地權狀,還可以換地,不交的話,就只能換錢。」

而這事件在一個多月前,甚至還有幕後不明得手,阻擋任何的記者進入當場,苗栗縣政府三番兩次找保全、警察甚至跟中央借調保一總隊進駐,封鎖消息、不准拍攝等等,是有一些公民記者硬拍,放上youtube/plurk上傳播大家才知道,才錄到早期的那些畫面,然後新聞媒體一直撐到7月10幾號才終於被大眾新聞媒體注意到,而且後來公視有舉辦個座談會討論此事,其中有提到縣政府給的錢還低於法規要求的公告地價+4成(記得是這樣)

這意思是說:
1.你只能二選一
2.你的地就是被看上了,乖乖交出來吧
3.聘金就那些,沒得商量
3.你不准宣揚,那沒用的

這就好像說追女生,追了很久,也許女生不同意,到最後,直接寄信到女方家
1.你家女兒只能嫁給我做大的,不然就是當我情婦
2.你家女兒就是乖乖被我看上了,乖乖被我徵收吧
3.你們家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理你的

這件事我知道苗栗縣當地有不同的看法,因為、我認識的苗栗人對此也分為兩派,但反對的當地人士有個很明顯的特性就是也許自己是地主,但不耕田、不是自耕農,我媽是隔壁台中縣的地主,地都給佃農耕種,他對徵收的立場就比較傾向換不換錢這個利益問題,更何況土地徵收去要做甚麼?不是造橋、作路,不是蓋博物館、政府機構,而是去變成新奇美公司的建地,這讓人有一種政府幫大企業趕殺地主的嫌疑,更何況現在新奇美(也就是原來的群創,而且今年初已經表示不要這塊地了)

但是對於自耕農而言,那個地就是他的資產,他的營生基礎,那不是錢可以了事的,要換地也是換別的耕地(日治時代,日本政府的作法)給農民,不是給墳地、建地作補償....而且這也要問,台灣的農業政策在哪裡?就是不斷消滅農民嗎?

「徵收」本來就是台灣地主的血淚史,徵收法本來就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是要改的,劉政鴻的問題是,他或者他底下的官員執法上有非常多的瑕疵、蠻幹,這次才會那這麼大。

而選舉不選舉,以往有這種事,反對黨一定見獵心喜,為什麼民進黨撐到七月中才明顯有大聲貝反應?因為這件事從前任總統的時候就開始進行了,土地徵收要不要中央同意?前中央政府可能免不了關係。所以民進黨這次盤算了很久才敢..
這個事情之前很可憐,六月時,不分黨派色彩幾乎所有電視新聞台一台都不想報,很罕見,這是很詭異的現象。

無所求 提到...

我不對文內政治與政策所述去評論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
堅持己見即是我執
視野將會減少很多
對於家人更無須為了這些去傷害了彼此的感情
爭論時看見對方
臉紅脖子粗怒氣沖沖的想說服對方
其實那是面鏡子
自己在對方眼中不亦是如此
想想九爺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吧

魔法設計師 提到...

關於這件事,我提得其實只是標題所說的。

我生氣是因為..

1.我媽把這新聞當娛樂「欣賞」
2.看了片面的新聞就定了那些農民的醉
3.她忘了以前她也曾是強制徵收這制度的受害者,她的思維:「哼,我們都是這樣過來的,那些人也應該一樣這樣受罪」

我不否認我執著這件事情,我執著在:「我有拒絕任何人來搶走自己土地的基本生存權。」政府該做的是好好地溝通、好好地說服而不是用拐的、用壓迫的,這很基本的道理之前被幾個新聞台處理成傾向政府、對少數人不利的視聽,這讓人擔憂國家是否有回覆威權體制的傾向?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着他們追殺社會民主主義者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之後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還是不說話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他們要追殺我
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

XXXXXXXXXXXXXXXXXXXX

我覺得是個公民還是要關心一下,我生氣而不發脾氣,我眼紅脖子粗,不是要跟人爭高下。而是表示「這件事沒某些新聞台說得那麼二元簡單」,我後來有帶媽媽去看公視的專門探討節目(無米樂紀錄片的崑濱伯有去的那個),去了解一下更多元的看法,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