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4日 星期四

累了,倦怠動態組字了

ps.1/27更新,更新處以紫色標
ps.夜中睡不著,補上昨天陳昌江轉來葉健欣的信,以及時間比對
累了。


今天接到一天地有限公司老闆陳昌江(我小工作室的投資者)的電話+來信。轉述剎那搜尋工坊的葉建欣的警告:為何把正體中文網的首頁改成「

正體中文網站長無力維持,將予以關閉。

關於動態組字的消息,請見魔法設計的藝術與其所寫的開放原碼libdgg跨平台組字拆字函式庫、與剎那搜尋工坊中微子國際等有心實作者的網站。



為何?其實去年我離開剎那搜尋工坊後,我就向陳昌江辭去剎那工坊(營利單位)的工作與剎那主機的管理。但陳昌江的挽留下(請看附錄),保留繼續擔任正體中文網這個公益網域上面的wiki站的站管。

-----------------------------------------------------------
附錄:
在 2007/9/11魔法設計師 <shoichi.chou@gmail.com> 撰寫:
我不知你說的是zhongwen.tw這個網域,還是其上的那個wiki站,如果是那個wiki站,ok
,不過也請你們認知,我在其上會遵守迴避利益原則,也不會受工坊的節制,是網域的話,請辦理讓渡手續。

.
往返前後文略
.
在 2007/9/10,阿江 <ajkimo@gmail.com> 撰寫:
Shoichi你好!
我跟YAP討論zhongwen.tw的未來,都共同認為依照你過去對NPO的熱情和信念,
以及你對剎那相關中文推廣的貢獻,這個zongwen.tw你最有資格接管這個網站。
不知你的意下如何?

PS: 這是Yap的推薦,我覺得這樣也很好。

阿江
-- AJ / 剎那搜尋工坊

感謝一天地的老闆陳昌江,支持我繼續做組字引擎的設計,建立順拆逆組工作室。但為了生存,我知道順拆逆組光靠研發輸入法、組字引擎不可能生利,無法回饋陳昌江的投資,我還是必須分很多心做很多其他的事,不要說正體中文網的維護,就算是業餘興趣編故事網站革努牛上一朵花,也有心無力。

去年底,zhongwen.tw網域改對到中研院,正體中文網網站也搬遷到中研院去,我仍然持續著該站前台的管理員資格(我沒有後台bsd主機帳號),然而沒有時間管理之下,一次又一次的廣告spam攻擊,甚至有某些人在該站上汙滅剎那搜尋工坊成就的字句,我漸漸無法負荷管理工作,昨天23日,面對該站接近無人管理(好像也無人關心吧?)的狀況,我只好在首頁打上「正體中文網站長無力維持,將予以關閉。」

沒想到今天,剎那搜尋工坊的葉建欣態度強硬的透過陳昌江先傳話、後傳信給我:
在 2008/1/24,阿江 撰寫:
Shoichi,

經過REVIEW過去我們的往來記錄,並與YAP商討出明確的決定
如下:
1. 網站之經營管理仍由工坊主持,請勿進入改動
根據 2007/9/3 8:25pm 的來信中你已經辭職表示不維護管理網站,隨後我們洽商轉往OSSF並已付費請Gaod做經常性的管理。
此期間雖然曾經提議是否由你來經營zhongwen.tw但你提出了一些條件,我並沒有答應,所以網站經營管理應屬工坊,請勿對zhongwen.tw直接改動等 。
另外,已經有的改動,請恢復原狀,除非另有理由,請加以說明。

2. 動態組字為開放的公共資源,歡迎自由使用,但請勿以工坊名義進行活
YAP為工坊的主持人,YAP對順拆逆組所做部分動態組字相關的內容、活動或商業活動不表認同,
所以希望你不要以工坊有參與、贊助等名義連結,也不要在工坊為名義的論壇上進行商業活動。
(一天地與順拆逆組的合作,與工坊無關)

順祝 健康如意!

阿江
-- AJ / 剎那搜尋工坊

去年阿江(陳昌江)9月10日拜託我,我於9/11答應了續接正體中文網網站的事(不是zhongwen.tw底下的svn.zhongwen.tw、anouncement.zhongwen.tw整個網站群還有DNS等等),居然變成9/3阿江沒有答應?是誰拜託誰阿?那時我答應了阿江續接正體中文網(wiki.zhongwen.tw,alias as zhongwen.tw與www.zhongwen.tw)這個wiki站,但次後續阿江不同意我接管zhongwen.tw底下所有的其他網站、服務,例如說DNS、svn repository、主機root帳號等。原信我的原文措辭很不好看,這裡就不再拿出來丟人現眼。

又我發佈賀年衣消息的地方,只有我的網誌、PTT、鍵談坊、正體中文討論區,而引起爭議的正體中文討論區的兩位現任與一位被逼退管理員(就是在下)、正體中文網的前管理員(也是我)到昨天為止,從來沒有標榜過屬於剎那搜尋工坊的名義,我看了一年多從來沒有看過。此外正體中文網或是討論區,理應是公眾分享處理正體中文的各種相關資訊、技術文章等的非營利網站,怎麼會變成是剎那搜尋工坊的私家禁鬻呢?甚至還把正體中文討論區我帳號本來的管理權限無預警無理由取消!甚至說早就已經付費請Gaod做正體中文網的網管!此外,為了能對出資的阿江能有些交代,我想出了個性字T-shirt的想法,希望順拆逆組工作室能有一點點自給自足的能力,於上週設計了第1件鼠來寶的賀年衣,又被葉建欣透過陳昌江轉口罵:我竟敢在正體中文討論區發一些廣告文、設計破壞傳統的東西,好心設計衣服給大家可以推廣還..。以後誰敢跟剎那搜尋工坊打交道?要我恢復更動?好,那我是不是去年九月以後我封掉的搗蛋帳號跟廣告文也都一起恢復回來?誰是網管誰就來管阿,之前帳號密碼又不是沒移交給陳昌江他交給Gaod還是誰我不知道,wiki的管理功能恢復的按鈕一按,就輕輕鬆鬆的可以恢復回去了。

我覺得累了。

反正剎那搜尋工坊的技術長葉建欣是葉無敵,就是有陳昌江炒股票(這是葉建欣的描述,還不是我說的)供應其資金,去把軟體外包給一堆便宜的俄羅絲工程師供其驅策,要什麼有什麼,跟他共事,他律人甚嚴,反而你想拜託他做事?就是推三阻四很困難。例如去年他在公開場合無預警在合作公司前罵我行銷的slogan文法不對,行銷的思維本就跟工程不同,Think Different(V+adj grammer error)這標語不也是錯了10年?好啦,我承認了,我是行銷低手,遠遠比不上葉天師。此外有一次,發發我申請的Ubuntu livecd光碟,給大家玩玩(別忘了它是livecd不一定要安裝),欣賞他人的產品、經營,結果是被葉大師嚴斥:Linux很差,會破壞工坊所有人的工作效率(因為除我之外全部都是用windows)。又葉工頭,你要釋放出去的程式碼可以幫幫忙放個簡單makefile嗎?不用.configure make make install那麼複雜耶,哀,他哀哀叫的比登天還難。管他的,葉建欣就是葉無敵,工程、行銷、管理、美工、企劃都靠他一個人就夠啦,錯都錯別人,剎那搜尋工坊其實從來沒有人力不足過,有葉大師一夫當關,哪還有什麼問題呢?

然而我覺得做人處世,百種人有百種個性,葉健欣套他自己說過的話:十年磨好了一把劍,武功高超,我服,追隨超級英雄有何不好!但我認為,誠信是更重要的關鍵,古語說無信不立。我不管陳昌江怎麼轉述葉大師曾經說過而未履行,諸如要罷職去廈門大學之類的,葉天師對我親口說過:「wikimania2007完後,帶你去女僕喫茶店玩!」:寫信給我兩次都爽約、「剎那氣質美女日本料理pa事件」:先跟我說前一次活動有許多氣質美女可以介紹給我吊吊我,然後在他網誌上公佈第二次日本料理pa的消息,在他的網誌上留言就可參加活動等等,留了言,千里迢迢從桃園趕到工坊,希望談笑中化解當時跟他的一點緊張關係,結果是被他趕出來,因為他網誌是說著玩的,不是真心想要對外開放他妹女性友人pa。這算小事啦,今天在正體中文討論區他竟然說一些一點誠信都沒有的事!剎那搜尋工坊已將組字的專利釋發給公眾無條件使用,相關的程式及資料也都以GPL、GFDL公開,我敢說:這句話騙人!他哪裡把組字程式原碼釋出了?從來沒有過!我只有聽他講過演算法,而自己重新實做出了跨平台的libdgg,而所使用剎那的single.fnt剎那也還沒有GFDL,此外其他的什麼單機剎那字引網路版剎那字引、firefox的組字模組(事後查,此延伸模組本篇發表後即刻釋出,為LGPL授權,有寫果然有效果)、還有組字編輯器,不要說binary版授權都沒標,說到原碼都牢牢的控制在剎那的手裡,沒有對公眾公開過,誰知道會不會免費到一半,突然收起錢來?

更不用說昨天這件讓我非常傷心的事,表面上陳昌江說要我管理正體中文網,實際上葉健欣早就花錢請了別人,而正體中文網真的公益嗎?一點也不,正體中文網、正體中文討論區在葉健欣的定義下反而是剎那搜尋工坊這個商業團體的延伸網站,還偷偷的進駐了中央研究院,哪一天會不會藉中研院的學術網站資源,重演當年丁丁大站事件?我今天礙到他的事業,所以他把我踢掉。套一句葉天師的名言,一個人有多好應該從他有多壞看起,那今天我已經見識到了。一個人無誠無信比什麼都惡質,對小小的失信綏靖,終究會養成巨大不好的惡習,一個人能力高強,不拘小節是一回事,沒有誠信,不是單單不會做人(這是陳昌江描述的,不是我說的)笑一笑那麼簡單,大學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次第,想要齊家、治國,營運好剎那搜尋工坊,建立優質古籍事業,身不修何以家齊、國治、天下平?我讀的古籍不多,至少還知道這道理,不論儒,論佛道,曾經出家過的葉天師做人會做到這樣,實在是看不出來他修行時戒、定、慧的功夫修到哪裡去?修到我執深重,對他人的控制欲那麼強烈、睪丸素分泌那麼重,也真不簡單,會花時間去思考、發表「人不可能成佛」的言論,以前看到葉天師老師朱邦復網站的討論區第7463篇,覺得可能是誤解,今日深感我過去的確不查,與賊徒為伍。

剎那搜尋工坊終究是一個排他性的商業團體,開源志工?被他榨乾,就丟掉了,大家要小心。如果是其他的商業、學術團體,更要小心。

我自己則是覺得累了,原來搞缺字處理有這麼多政治問題,剎那內常常許多人為小事吵不完,我去年尾第一次累了,陳昌江好心把我分出去成另一個獨立單位,沒想到葉大師對我這個分離主義份子更不是滋味,私下不斷透過陳昌江放炮,對外我向中研院院長為全民請願之事,也許擋到了更多人的利益問題也說不定。


太累了,寫開源軟體應該是Just for Fun。no fun,no playing。

libdgg我已經沒有什麼動機要認真的做下去了,動態組字的背後就是辛酸、累,反正我做的方向跟剎那不一樣,剎那是針對學術市場,剎那有得賣,我走的是大眾化,需求不強烈,沒賺頭,組組字印衣服營生,還被剎那在我背後頻頻插劍,一邊陳昌江要我做Android平台的筆觸輸入法,結果呢?他控制不了右手頻頻拿美工刀切左手,再做也是辛酸。

葉天師,你贏了。

**********************************
想接Libdgg(動態組字引擎)專案的朋友可以找我:shoichi dot chou at gmail dot com(at dot自己轉)
程式寫的不好看請見諒,想重新寫自己的版本,請寫的比我好。
此文同時連載於正體討論區、正體中文網

12 則留言:

hanteng 提到...

就我所知, 中研院自由軟體鑄造場是sourceforge或像是youtube的平台,沒有接手不接手的問題, 可否修正一下你的話法呢?
hanteng, from oxford

魔法設計師 提到...

任何專案開放原碼軟體專案都會有所謂的維護人,無關乎放置的平台是什麼。

hanteng 提到...

是的, 那你應該留的不是說, 請接洽自由軟體鑄造場....

試想, 在sourceforge上的一個專案, 要開放給另一個人接手, 會說"請洽sourceforge"嗎?

我相信你是好意的, 但若還是這樣寫的話, 我覺得真的於情於理有誤導之嫌

魔法設計師 提到...

哪是請洽自由軟體鑄造場?當然是跟原作者接洽!

蘇哲不維護SCIM了,有心接任者要找誰接洽?

Linus如果不維護Linux了,有心接他位置的人要聯絡誰?

怎麼會是找專案維護平台的維持單位呢?

libdgg又不是自由軟體鑄造場的產品。

hanteng 提到...

可能是我誤會了, 我以為
在以下的連結上
http://www.zhongwen.tw/wiki/index.php/%E9%A6%96%E9%A0%81
有這段文字
"有意接手者,請洽中研院自由軟體鑄造場"
是您寫的, 看來應該不是吧, 你知道是誰寫的嗎?

魔法設計師 提到...

那是我寫的。

想接libdgg「軟體專案維護者」,找我。

想接正體中文網那個「wiki站的管理員」,找自由軟體鑄造場。正體中文網現在是自由軟體鑄造場下轄網站了。

如果剎那搜尋工坊真有正體中文網的主導權,剎那搜尋工坊不可能讓我能在去年九月之後繼續能履行5個月的管理員資格。從去年9月到今年1月,也不會只有一個CcuWikiSysop的帳號(我操作的)在行使管理員權限(沒看到他們指派的人上站管理過)。前幾天改變首頁,是因為無閒無時間,廣告攻擊頻率變高,我已經沒力氣守下去。

根據去年陳昌江通知我,正體中文網入主自由軟體鑄造場的旗下,當我不能管了,那人事權不是一天地有限公司的老闆陳昌江,不然就是自由軟體鑄造場有人事權,不可能會是剎那搜尋工坊主導。

被人因為小事(不同路線之爭),就恩將仇報,把我9月~今年1月的管理正體中文網網站行為變成干預剎那工坊業務,還欺騙大家說正體中文網早就被工坊接手,有email為証,是我答應一天地公司老闆陳昌江繼續接正體中文網網站的管理員。

hanteng,如果你跟維基百科mailing list的hangteng是同一人的話,從之前維基百科的mailing list看到你不討論wiki怎麼編寫的問題,反而問大陸人一些敏感、沒營養、政治性問題,例如中文維基百科在大陸違不違法的問題。我覺得你很喜歡管閒事,而且不考慮他人感受。

在台灣問這種話沒關係,在大陸討論這個,會不會被他們的網警追緝?最近在北京又有人莫名其妙因為寫寫文章、網誌被對岸的公安因顛覆國家罪違法失暴軟禁,哪一天有大陸的朋友因為認真跟你討論中文維基在大陸違不違法?發表了大陸政府多糟糕、多不民主、決策多不透明的言論,因此「晚上從自己房子裡消失。」,你是罪人喔。

你要想來管閒事,自己先做好功課,不要莫名其妙被戰火波及到,不過我是已經不玩了。

關於這件事我的回答就到此為止,我心情想要快樂些,不想再談這些事情。再有問題,請自己到各相關網站找相關負責人討論。

hanteng 提到...

所以, 照你的回應, 你是可以避免誤會的, 而我的質疑是有一點點道理吧, 我不是要爭對錯, 而是這些細節會影響到很多人, 就像你先前的工作環境中, 你也受到影響一樣.

管閒事, 想改變社會和社會運動的差别有時不大, 你我各別的行動在不同的眼中是管閒事, 或改變社會或....都有可能.

所以, 我寧可用後兩者的角度來看你, 而不是用管閒事的方式看你.

我感覺到你的苦悶與不滿, 但也許這和我或著是OSSF(這兩者目前無關)並沒有直接關係, 也許唯一的關係是, 對你來說, 感覺是一連串的挫折, 但就我對中研院OSSF和一些推動creative commons及open source的朋友來說, 我不覺得他們有太虧欠你.

我一直想說的是, 你向中研院請願是值得的舉動, 目的也好, 我其實很欣賞, 但你提的做法及論點有很多可以修改的地方, 如著佐權和著作權的差別, 還有您舉的日本的例子應該要修正一下.

修正一些細節, 不代表原來的初衷打了折扣, 更不是鄉愿, 只是面對事情的複雜度更清楚, 也更容易找到戰友.

至於維基百科上, 我接受到的回應, 如同我去年在大陸及西藏的回應相當, 我感受到的是掌聲及噓聲都有,

Censorship 經過您的思考會轉換成self-censorship的思考邏輯, 感謝您對我的提醒, 但就如同我今年可能會去深圳發表論文一樣, 我相信大陸在司法及新聞的獨立性上, 已有改變及突破的様態, 但就我在前三年於北京發表論文的感覺來說, 我並不覺得我就算去了大陸會有人身自由的立即危險.

我討論的態度, 不是從批評大陸法律或政府出發, 而是就大陸現有的法律來談, 這和台灣前十幾年討論刑法一百條及媒體解禁一樣...

若你真的有看仔細, 其實有大陸人很認真的回應, 這就是改變的可能, 別忘了, 我並沒有從什麼高尚的自由概念出發, 我是從對岸已有的憲法及法律架構下討論這件事, 才能取得這樣的回應.

說真的, 若你對中研院釋出成果這件事採取類似的作法的話, 我想至少會有類似像這樣子的成果,

別忘了, 我沒有質疑您向中研院請願的心意及行動, 但一連串的細節上處理的很不好, 照你說的, 沒考慮到他人的感受 (中研院及 ossf並不是你先前工作環境裡的對象, 而裡面有一群人是對open source和cc有想法有做法的人, 雖然我離開OSSF部分原因是因為理念與當時的發展方針不合, 但總的來說, 絕對不到翻臉的地步)

不如這樣想吧, 這只是一個project的fork, 除了祝福之外, 剩下的, 他人給你的不舒服, 就放在 "己所不欲, 無施於人" 的類別吧.

我不是為OSSF說話, 我是覺得可惜了, 你的努力和心血是有價值的, 我是管你的一點閒事 (不怎麼成功就是了), 希望你能注意到問題的徴結, 而非認為這是一個理想面對阻力的簡單故事.

魔法設計師 提到...

為正視聽,在此鄭重說明:中研院、OSSF、opensource社群的朋友完全沒有虧欠我,大家都做的很好,我有幸可以跟大家一起奮鬥過。虧欠我、虧欠大家的是剎那搜尋工坊這個營運公司(現在不叫公司,將來會改制),寫這篇是提醒大家剎那在商業與非營利事業的分際十分混淆,跟他們做生意、或是非營利的合作要小心。不然就會像我這樣,本來幫忙經營非營利網站,被剎那下了最後通牒以後,瞬間被撤換,變成剎那有限公司關係網站,而且這個網站是在中研院裡。我已經說的夠白了,什麼意思自己體會。

魔法設計師 提到...

關於你維基百科mailing list的問題,你所說的仍然出於一己之私,你只關心到你自己,沒有替對岸朋友著想。你是在「自由地區」,你最多不過被虛,不過你得到了你的答案了,大陸的朋友在他們在mailing list「講錯話」,也許講的很真誠,但他們講那些話有巨大的風險,可能會消失的是他們,當然不是你。話題是你帶起來的,已經有不少人暗地提醒沒必要講那話題,希望你自己留意。

台灣三十幾年敢討論刑法一百條及媒體解禁,隨時要擔心有無因叛亂罪被警備總部暗夜抓走的恐懼,絕對沒有你說的那麼輕鬆。你就好像那時來台灣訪問的美國人演講:高談自由、民主、媒體不應該管制啦,政黨要多元啦...都很有道理。演講完,美國人走後,應和最踴躍的那幾個台灣人,就被帶去警備總部喝喝茶。也許你求到知了,但軍事監獄裏面多了幾個被毒打的皮包骨。

要管閒事,有把握再去,我跟剎那之間是商業糾紛,而且吵完了,跟中研院或是其他團體無關,你不要把事情越弄越複雜。

hanteng 提到...

我沒有把事情弄複雜,特別是在中研院這一塊,是我剌激你把你真正想說的說清楚, 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

這是我有把握的部分, 希望您能體諒.

hanteng 提到...

我預料到你會提到自以為是的美國價值等等, 這方面我有考量到:

[2] 非法內 容的管制合法性/正當性,與維基百科及其他網站解封的可能
在維基百科的封鎖及解封的討論中,很難不被中國-美國的基本格局框限住,在我 替Ofcom研究幾個國家對網路非法言論管制的過程中,我發現其實在不同程度上, 網路在幾個西方民主國家也是會被過濾及撤除內容的,所以,過濾及撤除內容的舉 動未必就是違反言論自由及人權,像德國法國在對納粹言論的管制上,其國內法給 與其正當基礎,因為這些言論不在該國的言論自由保障範圍。要注意的是,這不代 表現在中國和階一片的網路環境有同等合法性/正當性基礎!

說清楚一些,一個國家政府可以依其國內法過濾(主要是外國來的網路資訊)及撤除 (主要是國內來的網路資訊),但由於民主國家中普遍尊重人權及言論自由,所以這 些對內容過濾及撤除的行動,雖然存在,但需要相當完整的法律基礎,這正是我稍 早的提問,「中文維基是否違反中國法律?」的出發點。

特別是德國法國在對納粹言論的管制,我想對中國及日本來說是個很有趣的例子, Negationism是德法才有的概念,指的是認為Holocaust不存在的歷史否定主義,而 這Negationism的言論,在德法上網時是看不到的。(或許已有人在想,南京大屠 殺也可以利用這概念,但是同樣的,要小心這概念也會引發到底 "陸肆" 死了多少 人的效果)

在近十年前網路起飛時,在法國就有這樣的爭議,法國猶太人學生組織把美國 yahoo告上法國法庭,因為透過yahoo的論壇,可以讀到 Negationism的內容。之後 這演變出責任及司法權歸屬的一連串發展,不過現在已有較穩定的架構了。

簡單描述一下這過程,美國法院認定法國法院提出的要求是可以考量,但美國憲法 的言論自由保障,讓美國法院無法採納法國法院的要求,於是,法國法院無法撤除 美國企業提供的論壇上的言論內容,改採國內立法的方式快速立了一個行政措施的 內容管制法,後來,法國人權團體及部分國會議員認為此法太過頭太粗糙,有違反 法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提交法國憲法法庭檢視是否有違憲之嫌,後來真的是違 憲而失效。

現在,法國在處理非法內容時需要經過司法程序,但在業者自律上,所謂的co- regulation 共同管制架構上,要求網路業者對可能有違法的言論要採取通知而免 責的行動。也就是說,對可能違反法律的內容,業者無需主動審查內容,也不可直 接撤除內容(否則有違反言論自由的疑慮),業者只需在有人舉報或政府通知的情 況下,要通知該言論發表人此內容有違法之嫌,請考量是否主動撤除內容,若發表 人自認沒錯,則政府不能用行政手段來處理,而是要先告上法院後,才有一系列的 法律行動。

所以,目前西方國家,就我詳細研究的澳洲、法國、德國、美國、及瑞典來說,普 遍都有co-regulation的架構原則,雖然實施的方式差別還不小,但是就管制合法 性及正當性來說,對言論自由都有尊重,同時對所謂的非法內容也得是法律(特別 是刑法)所明定,而非行政權的單一認定。

所以,是的,這些國家某些有過濾網路,但都是基於法律或業者自律;這些國家也 有拿下國內網站的司法案例,但這不意謂者中國政府的所有行動的是正當的,全看 法律明文的規定(不含行政權的主觀詮釋)還有正當且獨立的司法程序。 

就行動來說,是的,如同我們研究單位對全球網路過濾的研究,Internet Filtering及Blacklist 在民主國家也有,但用法及合法性和中國不一樣,如澳洲 是針對法律規定的非法內容提供blacklist,但並不是在國家網路或ISP那過濾,而 是要求 ISP提供免費的過濾軟體給消費者,讓消費者自己決定要不要在自己的電腦 上,採用政府提供的blacklist來給小孩一個純淨的網路環境。是的,這些國家也 有撤除內容的機制,但主要是法律明定的內容如兒童色情等等,但這是一種co- regulation的機制,雖乍看之下和中國目前的self- censorship沒啥兩樣,但實際 上的效果完全不同,這也是這些國家保障自論自由同時取締非法內容的努力。

回到「中文維基是否違反中國法律?」的老問題,我相信也許在中國法律上,有明 定一些內容為非法,我不是很清楚,但是絕對不到全網封的地步,就算要過濾,也 要說明是違法哪一條法律,過濾哪一頁,而非亂槍打鳥。

新中國成立時,司法獨立是有機會的,但一直到現在還沒成功,不過現在就中國共 產黨內部及相關的憲法及法律學者的言論來看,機會愈來愈多,維基百科要解封, 關鍵其實不在於美國價值對還是中國價值對,而是在這網際網路的國際宣言公約及 各別國內立法及司法的相關做為。

十六年前,台灣言論及思想終於實際上從[[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的修改中解 放,從那時候開始「思想叛亂罪」、「和平叛亂罪」和「普遍叛亂罪」等等罪名不 再成立,現在的中國,讓我想到那時的台灣。

這讓我想到現在中國的網警,其實早先年前,台灣也有警備總部與保密局(現為軍 事情報局)、調查局,抄李敖也有參與的黨外雜誌,當時社會環境與輿論,也有對 這些黨外運動的不滿(破壞社會穩定)也有同情(不想被迫害的同理心),對當時 的情治人員來說,特別是年輕一點的,也是心中也有掙扎,特別是後來這些公務員 還是會在改變的政治環境下,繼續工作。

同樣的道理,我對當今中國社會的開放程度有審慎樂觀的信心,網警也許很多,也 許就在你我身邊,但我相信他們也是人,雖說「執行公務」是上級交待的。再從世 代差別來說,這些第一線網警很多是年輕的,認識網路深的一代,就算人在江湖身 不由己,但我相信人還是接觸多了,會有一點點自己的判斷,覺得未來中國社會的 樣態會是什麼。我沒資格向他們說教,但我相信他們會有很多不同的故事,來說明 對自己現在及未來角色的認知及期待。

解封的可能,不是在外國勢力(台灣例子就是這樣,孫立人有美國暗地幫忙也沒真 能決定搞軍事政變推翻蔣介石),而是在於人心,我希望在花這麼多精力說明這些 國際組織走向,以及點出中國司法獨立的趨勢,是有利於維基百科及其他網站的解 封,各位能認為這個方向是有可能的,是有跳脫傳統討論言論自由/人權的中美對 立格局的。

hanteng 提到...

順帶一提, 你在推動研究成果釋出的請願做法, 會比我在wikipedia推動對IGF及相關內容的東西, 來的更不"自私", 更不"自以為是", 更不"管他人閒事"嗎?

我提這, 不是說你 "自私" "自以為是" "管他人閒事", 而是提醒你, 公開說這些話對他人情緒上會有不良影響.

我是不怕啦...早在幾年前推動研究生助學金改革時, 上了電視新聞也有這些類似的批評. 這些批評不會完全消除, 但可以在想法及做法上降低這方面批評的力度.

請您參考囉.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