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輔導日本朋友返校的心得與官方日語版的觀察

11/3 特別聲明:敝人描述一個國家之所以「幸福快樂」,我的定義指的是「沒有軍事統治、沒有祕密警察、沒有思想犯」,人民不須擔心半夜會莫名奇妙「被消失」甚至被祕密處決等人權受侵害之事,敝人所述「幸福快樂」的國家,並非是以國家經濟是否富裕來劃分,而是有法制、有公開法院審判的國家。

在上週五10/27,返校官方日語版在日本發售了,這是一個很好的時間點,近年日本人很瘋萬聖節,萬聖節加上恐怖遊戲,返校由於之前國際上的口碑,加上官方的日語翻譯加上「良時」很快就在日本掀起旋風,youtube近期每天都有日本實況主在線上直播,以下筆者分享「輔導本實況主」的經驗談以及一些對日本玩家行為的觀察,也許日語版可以再更好一點。



首先,現在很多台灣玩家都會去看日本實況主玩,甚至幫忙解惑,日本語版返校大大促進了日台交流,讚啊,不過我建議這些作法:

  • 當細心的旁觀者:請裝成沒有玩過,只是一個細心的旁觀者,提醒實況者「手帳を読む?」、「先の部屋に新しい"?"がある」等實況主忽略掉的線索,避免他們一個簡單謎題卻因為漏掉一個小線索,而卡關一個小時。
  • 因材施教:是的,你已經玩過多次,很熟很熟,但是實況主知道的還很有限,甚至會往錯誤的方向思考,不要急著「糾正」他,請讓他有他的遊戲樂趣,必要時適當的引導即可,例如「之前的眼淚好像時針?」之類的,或者「我在地下室,救命啊,誰來救我」這樣演戲的引導方式。
  • 耐心:給了引導以後,對方還是不斷卡關,請保持耐心,不要變成「幫對方下棋」那樣,請忍耐對方嘗試錯誤的過程。
  • 關於結局:真的不要下指導棋,哀傷的結局、完美的結局都是好結局,兩個都歷經過才是完整的劇情,兩個沒有真正的好壞之分,請鼓勵實況主兩個都經歷完。
  • 想要指導結局:請在對方自主完成一個結局以後,再跟對方說
  • 趣味:因為是恐怖遊戲嘛,在第一章、第二章,有很多恐怖的地方,有的實況主會開TTS語音讀留言系統,敝人超推薦在魍魎出現時留些「く..る..し..い..」(好痛苦啊)、「く...や...し.... い...」(不甘心啊~~),這些恐怖片裡鬼講話的老梗;燈籠鬼差出現時,就留「可愛いなJKは何処? いいな匂い...」(可愛的女高中生你在哪裡啊?好香啊),有點變態的感覺,這樣可以強化氣份跟娛樂感。 :P
OK這些算是敝人的一些輔導經驗談,輔導而不要指導,他玩得快樂,你也看得快樂。 :)

這幾天下來,我大概輔導了10位左右的案例吧?(煙)對於目前的樣本,日本實況主的行為,我有以下幾點觀察:

  • 年齡層從高中到可能40多歲的社會人士都有
  • 不少人汲汲於玩出Happy end,而對sad end沒有耐心玩完(這心態要矯正啊)XD
  • 似乎日本從轉盤式電話轉向到按鍵式電話的時間比我們早很多(可能我們台灣那時還在戒嚴,外界新科技輸入比較慢),有些可能講話大概是社會人士了,結果只會對轉盤電話用「按的」,或者轉不到那個勾勾就放掉而卡關,就同樣是30歲世代,日本人小時候可能已經沒有摸過轉盤式電話,而台灣人的30歲世代還有
  • 目前官方日文版的漢字程度偏難,偏偏這一代日本年輕人的漢字程度更差,有些連大概大學、高中程度的日本人都有困難,例如「戒厳令」(かいげんれい)會唸錯成「けいげんれい」。唸錯事小,更糟糕的是,「縋れる」(すがれる一類的詞很生僻,不但不會唸,還看不懂,筆者還好心線上幫對方查日文字典,複製貼上給對方看,這可能已經相當於日本大學國文系的程度了吧?類似狀況至少有4成
  • 不是日文的日文:例如說「輔導室」,這是很嚴重的錯誤,這是標準的台灣式中文,日本的學校裡面沒有「輔導室」,只有「相談室或者叫作「保護者相談室」,筆者觀察這10位裡面,有9成都搞不清楚張老師是做什麼的老師,無法體會製作團隊原來「這位心理輔導老師心理輔導女學生到師生戀」的劇情梗,「輔導」在現代日文也是一個冷僻詞。
  • 稱謂問題:在日語版裡,以方芮欣而言,一下是「ファン」、一下是「レイ」,有些地方似乎不合日本文化的稱謂方式,因為在學校裡,老師對學生、學生對學生只會稱姓「ファン」,只有非常非常要好的人私下才會呼其名,很多實況主一度以為自己是「レイ」,然後「ファン」是別人(他們對中式姓名的記憶有困難),這也對理解劇情造成了干擾
  • 文化問題:以「戒嚴令」為例,對現在很多的日本人來說就只是一個「圖形符號」,他們受教育到大學從來沒有看過這個辭,也沒有經歷過日本軍事戒嚴的歲月(二戰期間),而且有經驗的現在已經多半老人癡呆了,比起英語版清楚的「martial law」,「戒厳令」是無法望形生義的

(日本人:輔導室???那是教什麼的???)

我有以下建議給返校的製作團隊:
  • 日文的字幕翻譯要再重新檢視混入的台式漢詞、台灣文化的稱謂邏輯,以及生僻的日式漢詞可能要調整,加上假名注音方便他們查字典,或者乾脆出一個「簡單日語版」,生僻詞都直接用假名
  • 關於台灣戒厳的文化背景,建議可能用一個網頁來介紹,解說什麼是戒嚴,透過twitter的轉傳,或者在日語版加上更多的額外註解。

其實文化的問題,我覺得是最麻煩的地方,因為美、歐、韓、中、俄等國,在1945年後都有類似白色恐怖或者軍事戒嚴的記憶,但是日本是1945年以後就完全沒有前述經歷的超幸福國家,啥匪諜、戒嚴都完全沒有概念,很多玩家很難有同理心理解。我在輔導的時候,我用了一個說法幫助日本玩家了解:
1960的台灣的氣份,相當於1945年的日本戰爭沒有結束 持續到1960年,學校有軍事訓練用的「司令台」、學校裡也要嚴防「SPY」、社會上有台灣版的「特高」(警備總部),只要把1960的台灣連結到他們二戰時不想回憶到的軍國時代記憶,他們就很快理解了。
但是實際上,台灣的基層軍事訓練、戶口控制、戒嚴時代的許多保密防諜、學校裡會有軍事人員的派駐,都師承自日治時代,這樣說也沒有錯,而且青出於藍更勝於藍,當時台灣沒有用竹槍練刺槍術,而是更誇張地,把高中生、大學生當軍人操,不單單步槍,連機槍都要訓練,校慶就是閱兵儀式(所以司令台很重要),軍訓完,高中生授予預備士官、大學生授預備軍官。

所以日本戰敗後,日本本土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是台灣從一個軍國,變成另外一個軍國,換湯不換藥,台灣人繼續受苦42年多,累計50多年(從中日戰爭開始算)。

說回到台日交流,我想,日本人來台灣觀光又有些新景點了,例如景美人權文化園區等白色恐怖的紀念館等等。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雖然根本文無關,但日本戰敗後也沒有過著很幸福快樂的日子
只不過跟台灣是不一樣的世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JhLIt6e1PM

Chou Shoichi 提到...

「幸福快樂」隨人定義不同,當然我這邊的定義就是沒有祕密警察,有完全的言論自由,人權不受侵害。

當時的日本相對於我提到的其他國家,沒有發生過白色恐怖、戒嚴、半夜祕密警察來抓人莫名其妙被消失,戰後的日本雖然貧窮,但是不管政治主張(甚至包含日本共產黨)為何,是只要肯努力,就會有收穫的國家,日本是這樣復甦起來的。

Chou Shoichi 提到...

二戰前的日本昭和年間,是個特高橫行的時代,任何左派、民運人士、雜誌社編輯、記者等等被特高逮捕,指甲被拔光光、用木刀把人往死裡打都是小case而已。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