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 星期四

不管贊成或反對服貿,你到底看過服貿協議本文了沒?

我很辛苦地看過全文了!(要看好幾個小時=.=!!)

要討論一份合約,你能沒看合約內容,就評斷合約好不好嗎?

不了解服貿或者覺得服貿有很多疑點,那為何不去看原文本身?

我敢說很多討論服貿的人,到目前為主,以下問題:
  • 服貿協議的標題全文是啥? 
  • 有幾份附件? 
  • 服貿協議文件完整內容要去哪裡取得? 
  • 字最多的,是本文還是哪一份附件?字最少的,又是哪一份?  
  • 服貿協議裏面定義的「專家」資格是否要有證照背書?
還回答不出來。這只是簡單的問題,還沒討論到啥利啥弊呢。

服貿之前某些官員說啥「利大於敝」,可是又說不出來哪些是利?哪些是弊?(那你怎知道「利大於弊」?),之前新聞焦點很多也只是著眼於啥美髮美容業、資訊科技產業等等,然而..那些官員說的「利大於敝」,愚猜想是指項目的數目來比較。

以敝人翻到這一頁的三項目:批發交易、零售服務、經銷甚至別頁的物流運輸業,都是對岸來台設公司、併購台灣公司完全沒有股權比例限制的(其他行業有),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這表示台灣的經濟動脈可以輕易的被對岸掐住!(其他還有電信服務、廣告業務、出版印刷等)

你能想像將來每天需要的民生必須品以及其他所有貨物,從最上盤到最下盤以及終端的店面或賣場交易完完全全被對岸控制住的景象嗎?

對岸對台灣從來沒有放棄敵意、沒有簽署過戰爭結束的和平協定,又他們很多行業是國家資本做後盾,目前此版服貿單單這幾條,對岸一狠心,是可以用銀彈攻勢一條龍控制住台灣整個經濟命脈,其弊非常的危險!絕對危及國安問題。

其實昨夜我去立院週邊去作志工,有機會遇到一位阿伯志工,老扣扣了,還來現場幫忙,還是第一天就來,有空閒聊時,才知道對方是國安背景退役,也就是所謂的傳統藍營基本盤,這樣的人卻來幫助學運(其實學運背後超多社會人士協力,說只是學生的反服貿人士,你們一定沒有來過現場,來過現場就知道,學運方的物資絕對有能耐支撐好幾個月,現場期中考都不無可能),聊一聊也理解了,人家年輕的時候,老蔣、小蔣還在,那時年輕力壯反共抗俄,戮力防守好台灣,忠貞愛國愛鄉守土。結果老來,台灣卻會莫名其怪地被服貿賣掉,難怪很熱心的來幫忙。馬囧僅存的9%支持者還以為學運大聯盟的底是民進黨的,實在是太小看學運方身後面的社會後援,事實上我鄰居的山東高齡老兵也確實是對馬囧油電雙漲以後的諸多作為罵不絕口,宏亮嗓門如雷貫耳。

其實用膝蓋想也知道,609 VS 689,將近46%對54%,現在馬囧只剩下9%,那消失的45%氾藍陣營哪裡去了?

 政治不是上街買衣服,你喜歡買綠色我喜歡買藍色的衣服,這事關自己的生存權啊!

所以我也呼籲,退回服貿,重啟談判!

2014年3月22日 星期六

本日太陽花學運名場面


順便附上革命女神之音

2014年3月10日 星期一

電影KANO觀後心得:認真不會輸!


距離上一篇已經好幾個月了,很久沒寫,是因為之前實在是對時局非常的失望,心裡有很多話,但覺得身為小小的網民,似乎寫的再多,都會像石頭丟進大海無聲無息,就懶得寫了。直到228進戲院看了KANO(目前二刷XD),非常感動,所以我決定把今年第一篇獻給KANO了。



KANO是一部非常細緻的電影,從細節的鋪陳一直到大方向宏觀的架構,都非常完整,電影節奏控制又很好,片長三小時多,前兩小時慢慢蓄積鋪成,最後一小時節奏緊密,觀影感覺好像只有兩小時。這部電影整體上,我覺得大致上是日片幸福的三町目搖擺女Swing Girls的合體,但是又更為深入地探討一項技藝之魂的修行過程,也講述到大眾遺忘了日治時期其實還有個美好年代(1931~1936),那時有一群棒球少年奮發向上的故事。

以下有一點劇透,請留意....我就空白幾行嚕.....







現代,有一句網路名言「認真就輸了」,不要說網路上,就算是真實的生活中,不管誰都有非常大的無力感,似乎怎麼努力都是徒勞無功,這是一個充滿喪氣與沉淪的年代。
最近天下雜誌剛好有這個

我想馬導演與魏編劇要透過這個電影告訴我們的是:認真就輸了?No! 

認真不會輸,只是認真要得法
那就是:


1.識「貨」:劇中嘉農棒球部的原指導教練,農業科的濱田老師(日語的部是社團的意思)物色到好教練-近藤,一切的開始,起始於他的識人之明,為了好人才不辭辛勞三顧茅廬。這也可以說是情報判讀與掌握力,濱田是真心改善棒球部的訓練。

如果是為了消耗預算虛應了事,他可以隨便找個阿撒不魯的人來任職教練,嘉農當然也不可能有後來的叱吒風雲。


2.正確的努力「方向」:這一點,就是近藤教練的功績,近藤是熟知真正棒球訓練專業的人,這是非常重要的。

棒球玩得開心,接得到球接不到球又怎樣?如果在現代的台灣,大家可能會有這種想法,同樣的思維,也可以換成說:
  • 彈琴只要彈得開心,彈得好彈不好又怎樣?
  • 唸書只要唸得開心,唸得不好又怎樣?
等等....

但是近藤教練很清楚棒球的本質,就是競技,有輸贏,也是「生存遊戲」,然而這群公子哥兒們浪費自己家裡的錢、學校無償提供的資源,一直不把這件事認真看待,這是不會有成就的。

所以對於棒球的入門者,他提到「不要想贏,要想不能輸」,來改變這些學生的心態,有句話說「未知死,焉知生?」,就是這個道理,電影第一個小時,嘉農棒球部都是一直輸輸輸(反正無所謂啊,「打興趣」的嘛),一直嬉皮笑臉,因為他們一直只在「想要贏」,一直停留在「想要」( want)的階段,所以這次沒贏,下次再贏就好啦,當然永遠贏不了。被教練要求,還不一定服氣(小里這個大阪裔日本小孩,在進球場要敬禮那段表現超明顯),這個階段他們是教練要求,才不得不好好鍛鍊基本功,也就是說練球是為了別人而練。

直到他們被嘉中人看不起,燃起不服輸的鬥志。況且天天喊「甲子園」跑過農田,農人奮力與天爭,寶貴得來的米,優先配給這些小球員,然而它們比賽卻遲遲拿不出好成績,這非常有愧於嘉這個招牌。
 (在灌溉系統尚未建設完成的嘉南平原上,當時的田都是荒田,不是缺水,不然就是來個颱風大淹水,當時稻米每年只有一穫,農人非常辛苦,現在能一年三穫是嘉南大圳以及日治時期稻種改良的功勞)

劇中嘉農輸給嘉中兩次,第一次是正式比賽(應該是1930的台灣區聯賽),輸得一塌糊塗,輸了被判出局還嘻皮笑臉。而第二次呢?颱風過後,了解到資源的可貴,加上不想再被看不起,不想再蹉跎時間了,奮力一拼終於第一次拿分。


這次比賽裡,球員的心態從漫不經心,調整到認真以對,終於打破鴨蛋,但是最後還是輸了。這一輸,兩位學長由於就要畢業,再也沒有機會了,這更是給學弟們很大的危機感,此外主角阿基拉也由情傷感受到,女生選擇的,最終是有肩膀有責任感的男人,而不是一個屁。

於是男孩們開始蛻變成男人,從此開始,這些小球員們,不再是為了教練打球,是為了自己打球,不能輸!(can't)其實對於任何學問或者技藝的學習者,從門外漢階段登堂入室,就是差在認知這一件事情。真正關鍵的訓練都非常無聊、勞累,不可能速成,也不會只有歡樂而無痛楚,近藤教練成功的點起他們自我奮發的火苗,能夠自我要求,教育上這很不簡單 。

此外他選人唯才,眼光好,組成速度(原住民)、打擊力(漢人)以及細密防守(日本人)的團隊,而訓練上,他要求內(思想品質以及關鍵心法)外(技能)兼修, 尤其在小球員們練到有相當程度以後,他傳授了老鷹論。任何技藝的學習者,只要有學足夠深入,一定會有過類似的心法體學習,我覺得比起其他的運動電影、社團電影(包含外國的),KANO有作到這個層面,很罕見。

3.掌握資源的重要:電影中這演出非常的真實,近藤教練為了募款,不得不去跟議員應酬,或者跟校長拼死要資源,甚至最後自己的錢都投注進去填補公家資源的不足。史實其實也確實有記載這情況,這告訴我們,不是只有台灣會這樣,哪裡都會有這樣的逆境要克服,籌錢以及找投資人真得很重要。

4.基礎建設的改善:在電影中就是嘉南大圳的建設,很多人認為這條線跟嘉農主線無關,這個認知剛好就跟我們台灣人輕視任何基礎、基本功是一樣的。

一個地區要養育一個棒球事業,最基本就是要養活這些球員。一塊產能貧瘠的土地怎能做好這件事?總不可能永遠不給馬兒吃草,又要他們能飛能跳吧。

而片中嘉南大圳的刻苦建設跟嘉農棒球隊的訓練其實互相輝映,嘉南大圳的落成讓南台灣成為穀倉,為日後許多台灣的工商業奠基;就好像嘉農也帶起了台灣棒球運動,傳承了許多世代的教練與球員。所以政府或者某個產業的上游廠商的遠見跟執行力很重要,把上游搞定了,下游才能開花結果,傳承百世。

而電影最後的結果,幾乎像去年 WBC台日戰的結局,一樣就差在那麼一點點的差距,一樣是不服輸,奮戰到最後一刻,這就是球賽精彩的地方。在這個時候才能題輸贏已經不重要(而不是一開始),因為這已經達成棒球教育的宗旨,這樣的學生出去社會,不管作什麼行業,都會有旺盛的鬥志與企圖心。

說回來,我覺得這部電影不單單是講棒球,而是針對當前很多台灣人民的困境給了最好的良藥:

對於學生:在學習上,你是不是有認識到你真正的興趣志向,進而因為熱愛它,而專注投入?更進一步,熱血要熱血到對的方向,那就是一切作為都是要讓你的作品、演出,盡可能美善,為此要耐住寂寞好好鍛鍊扎實的基本功,而不是光說不練沈溺於自我空想。

對於企業:你有沒有識人之明?有無找到真正有戰略觀、真正有核心能力的掌舵人,而且善加禮遇?還是只想花小錢請來一群猴子?(我覺得劇中的濱田老師其實相當於公司總裁,近藤教練則是執行長)

對於政府或者一個產業上游:有沒有好好改善基礎工業?改善投資環境?改善就業環境?當然最重要的,是教育系統的改善。

好比我以前有提過日、台高中教育社團部份的比較 ,棒球運動來說,台灣基層棒運老問題至今依舊,在高中以前,那就是資源、訓練強度的問題,還要兼顧學業,台灣比起日本是很難的,而1930年還是日本教育的時代,嘉農「棒球部」也只是所謂的「棒球社」而已,書跟一般學生一樣要讀好沒有特權,而球季上的表現,而且這業餘社團練出來的專業度在今日來看,絕非當今台灣社團活動「玩玩」的程度可比擬。
 (1931嘉農這隻勁旅,真的不是只會打球,大學畢業後,有的經商,有的去當老師,甚至當到農業學校的校長,未必只有打球一條路)


再舉一個例子,說到電影,其實日本高中也有電影社,甚至高中電影社的甲子園,社團活動內容可不只是電影欣賞,而是真要拍電影!

這是去年參加電影甲子園的一個作品預告。也就是說日本養成電影工業的生力軍,從高中就開始了,所謂的文創,日本在高中就扎根了。說回來,政府花很大的力氣去微調課綱的意識形態,卻吝於改善根本僵化的教育時數,這真的很可惜。

說回來,果子電影還能從《海角七號》一路拍到現在的《KANO》真的是非常不容易,那之中是靠很多的犧牲來克服這些逆境,我覺得《KANO》這部電影本身,在戲外就是木瓜,雖然有很多奇怪的釘子,但是反而讓它結出越來越大的果實(不過我懷疑這是不是要呼應電影公司名的梗?),而打造《KANO》的劇組就是球員、馬志翔導演是近藤兵太郎,魏德聖監製則是濱田老師,只可惜還欠缺他們的「嘉南大圳」,但我還是佩服果子的創作意志與精神,而且他們證明了,「認真不會輸」,KANO的成就有目共睹。

最後我必須說,果子電影真的特有種!!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