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6日 星期一

我看應曉薇潑水趕遊民言論事件

我看了這個的相關新聞,感覺毛骨悚然!

我發現這跟近80年前某個德國知名政治人物對某種他認為低等族群的處理方案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的首部曲是:驅趕

他的二部曲是:隔離

最後的第三部曲是大名鼎鼎的最終解決方案

說回來,我真的覺得這真的很像某主義....首先先把人民劃分等級(我這沒有開玩笑喔,我在網路上看過壯年人聲稱自己是驕傲高貴的藍血人),遊民按照該議員(或者後面的集團?)的言語來劃分,看來似乎是最低等的,沒有生產力,所以要進行驅離..還要給他們羅織罪名,讓大眾討厭他們。

那繼續研究下去,我們會發現一件事情,趕來趕去,就算真能把遊民趕離萬華好了,假設遊民逃到東區去,唉呀,東區的居民抱怨:「遊民好臭、好髒喔」,所以東區也會有議員想要驅趕這些遊民,驅趕來驅趕去不是辦法阿!

所以下一步就是隔離,隔離在一個大家不會去的地方,但是隔離以後,有嘴巴就會需要吃東西、喝水,要浪費國家公帑服務這些「糟糕的遊民」(該議員說的話喔),yes,在有潔癖的該議員眼中,這是無用的廢物族群,那為了社會福祉、國家利益,我看....到時有一個台灣版萬湖會議決策出最終解決方案也不足奇了。

這個主義在創始國義大利叫做法西斯主義,在德國叫做納粹主義,我覺得台灣出現這等新納粹主義實在恐怖。

2 則留言:

Ellery Cheng 提到...

英國王子每年會有一天去街頭體驗街友生活, 姑且不論動機為何, 台灣大概沒有政治人物敢這樣.

魔法設計師 提到...

而且王子還必須當兵,還必須上戰場。

反觀台灣人實在是太軟弱。

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