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14日 星期二

廉潔的政府制度,導致貪污的官員

11/30島耕助-->島耕作,感謝ellery指正
這一陣子看新聞,常常可看到幾位大官被爆XX費貪污的情事,從之前專打總統以致現在連台北市市長都被爆這樣的事情,不過目前爆來爆去,似乎都是對人不對事,鮮有對事不對人,這實在是令人感嘆,我想這樣再怎麼爆,也改善不了政府運作吧?

其實我國的政府制度,對官員的要求蠻廉節的程度,可能是世界上屬一屬二,尤其是各種費用的規定。但是實際上呢?以當兵來說好了,只要當過兵,有做過各參文書、裝備負責人的人,應該都會有經驗,有很多制度綁手綁腳,再用心、再善良的人,遇到各級裝檢、訓練、某些費用支出,都必須使出各種上不了檯面的手段,「搞」出應付得了的裝備、文件以及款項,其背後很可能是運用外面的維修資源、自己掏腰包、或是以不同的款項名目來支付某種花費,畢竟大家都怕有當不完的兵。說到立法院,一個立法委員選上了,薪水能不能支付競選時的花費以及維持其辦公室,這是有疑問的。

同樣是國會的問題,其實在日本漫畫「政治最前線」(作者弘兼憲史,島耕作系列同一作者)有探討過,基本上我國跟日本有類似的情形,現存制度對官員有很多不合時宜的規範,使得政務上每每得用非體制的方式來籌款維持政治運作,日本以前常被爆「政治獻金」問題,就是最顯著的,這跟目前我們台灣的陳、馬的政治風暴其實如出一徹。弘兼憲史在書中曾拿美國的政治制度來跟日本的作比較,美國的參眾議員的聘任制度,有規定政府得支付議員聘用足夠辦公室人員(數位秘書、助理)的合理經費,另外還有適當的政治獻金法。相較之下,日本的議員必須面對制度的「超人要求」,只好用各種奇奇怪怪的方式才能籌到推動政務必要的經費。

多年來,這個政治制度的參與者,抱持著沒有出錯就是沒錯的精神,整個制度上上下下為了適應不合宜的制度,用扭曲的手段辦公,只要不「出苞」就不會有事,被人害的出苞,那就大家一起掀出來。這是非常惡質的,作為一個小人民,只能期待,何時政府才能擺脫政治人物惡鬥導致的空轉呢?

1 則留言:

ellery 提到...

是"島 耕作", 不是"島 耕助" :p
弘兼氏的漫畫蠻好看的.
從島耕作當課長看到他升常董.

count